小草apppc

  论坛 · 实录 11月1日,第三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进行的第三天,主题为“何去何从:气候变化与人类命运”的气候峰会成为多方关注的焦点场次。 长期以来,气候问题始终是全人类所共同关切的重要议题。无论早在1987年通过的《蒙特利尔协定》,还是2016年签署的《巴黎协定》,都象征着人类共同应对全球气候问题的决心。基于此,WLF在本届气候峰会中邀请五位科学家,从多角度透视人类与自然的关系,共话人类未来与气候蓝天。 世界顶尖科学家气候峰会 图|WLF独家 与会科学家有:2004年诺贝尔物理奖得主戴维·格罗斯,2005年京都奖基础科学奖得主西蒙·莱文,2017年京都奖基础科学奖得主格雷厄姆·法夸尔,2019年沃尔夫农业奖得主戴维·齐尔伯曼,清华大学理学院院长、地球系统科学系主任宫鹏。 演讲中,格罗斯展现出身为科学家极强的社会责任感,肯定科学快速发展的同时,格罗斯也尖锐地指出人类所面临的三个危机,而气候变化只是其中之一。“科学在面对这些危机的时候能提供什么?解决办法其实很简单,就科学而言,我们拥有解决所有问题的答案,但是问题并不在于科学或技术,而是我们如何使用它。” 格罗斯强调,当人类作为命运共同体存在时,科学家应该倡导以相互合作、协调为主基调的国家合作,并非以国家、政治利益为主导的不良竞争,这也恰是世界顶级科学家协会存在的重要性。 戴维·格罗斯参加第三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 图|WLF独家 莱文看见的则是气候变化背后人类共同作为的问题——“对于气候变化及其对环境的影响,科学界早已坚定地达成了一致。但我们并没有采取必要的措施来解决这个问题,不是因为我们不知道该如何科学地行动,而是作为人民和政府,我们无法团结一致为了共同的福祉做出贡献。这才是我们所面临的重大挑战。” 莱文提醒我们,如果碍于利益而为气候变化的努力打折扣,那么人类的未来也将打上折扣;尽管个体或是国家间的差异性显著,但只有意识到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事实,才能够更好地合作,拥有未来。 西蒙·莱文 图|WLF独家 法夸尔是一位植物生理学家,他对气候变化的关注从上世纪70年代便开始了。法夸尔进一步解释了部分气候变化预测模型,尤其是降雨量预测,因为降雨对农业而言非常关键。“最重要的是要认识到,全球变暖不像是某天的毒太阳”,他借助这个巧妙的比喻提醒着大家,全球变暖是发生在长时间维度中的,对人类生活产生着潜移默化的影响。未来,有许多地区面临着降雨趋势的不确定性,无论是从农业生产者或是市场经营者的角度而言,快速的适应能力显得尤为重要。 格雷厄姆·法夸尔 图|ANU Research School of Biology 齐尔伯曼从自身专业的视角出发,围绕气候变化对农业的影响及应对措施展开分享。气候变化对于农业的直接影响可以归结为:气候迁移下导致的地区农业危机、冰川融化所带来的极端天气对农业生产率的影响、突发气候事件对农业生产链条稳定性的破坏。 如何解决?齐尔伯曼将创新、人才和贸易灵活性放在未来发展的首位,并综合科学、社会、政治角度考虑地区移民的可能性。当前,齐尔伯曼正致力于“气候智能农业”项目,希望为发展中国家提出新的经济解决方案。 戴维·齐尔伯曼参加第二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 图|WLF独家 宫鹏将人类健康与地球系统的健康视为一体,提出人人都可以、都应该保护地球。无论是对于科学家、个人或商业社会而言,都能够通过相应的措施促进气候变化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。此外,他在演讲中分享了一个发表于《柳叶刀》(《The Lancet》)的气候变化报告,明确了国家与个人应对气候变化的角度和措施。在演讲的结尾,宫鹏指出接下来面对的两大主要挑战:多重环境变化对人类健康的复合影响作用如何?如何借助计算数据和定量工具对该影响进行测量,从而辅助发展中国家的环境决策? 宫鹏 图|清华大学 呼应着莱文的观点,格罗斯在圆桌讨论中抛出了这样的问题:作为科学家,我们究竟应该怎么做?面对如此多已知未决、应做未做的解决方案科学家还能做什么? 戴维·格罗斯参加第二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 图|WLF独家 莱文在讨论中补充了自己的观点:科学家和业界、政府的合作关系很大程度上能够加强科学方案的应用,行业内的某些前沿公司的力量也不可忽视,我们或许能够通过试点的实行最终推广到更大的区域。 西蒙·莱文 图|The Levin Lab 法夸尔则以自身参与政府气候变化活动的经历为例,当环保人士的呼吁与部分公众利益有所冲突,如果二者之间能够基于对科学的认识进行对话,冲突或许能够解决。如果科学家能够不止于汇报科学事实,而是将科学更好地融入社会议题,真正地提升科学的权威性,将达到更好的传播效果。 格雷厄姆·法夸尔 图|The Australian 宫鹏向其他科学家分享了中国经验:或许科研人员很难从机构直接面向公众,但媒体乃至高校内的新闻传播机构在传播中的作用更应该被强调。在中国,通过媒体中潜移默化的公众教育来强化地球保护意识,这一方法在培养公众意识层面作用显著。但其局限是,公众对“为什么”的理解并不到位,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具体措施的落实。 宫鹏 图|清华大学 齐尔伯曼也围绕科学传播给出自己的建议:将气候变化之于经济、社会的各项影响数据,更为具体地转化、呈现在公众面前,让他们看到气候变化对其利益所产生的实在影响,从而敦促行为上的改变。 2019年沃尔夫农业奖戴维·齐尔伯曼发言 图|看看新闻 圆桌讨论的结尾,几位科学家相互期待着,能够在明年的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现场,面对面地分享研究、切磋观点。世界顶级科学家论坛也将秉持初心,凝聚更多科学家智慧,切实推动人类进步与发展。